H7医院管理高峰论坛“把脉”热点

热点专题 阅读(1810)

健康新闻2013.9.11我要分享

近日,由《健康新闻》和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联合主办的“ 2019 H7 SUMMIT医院管理高峰论坛”在湖北武汉举行。论坛的七家医院的负责人,国内医疗卫生领域的顶级专家学者,有关部门的代表,共同探讨当前医院发展与管理的热点问题,探索新的道路和新的高地新时代的医院发展。

国家卫生委员会卫生行政医院

焦亚辉副所长:

国家卫生局医保局副局长焦亚辉介绍了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的有关要求。她说,这项工作是今年深化医学改革的关键任务之一。这是中国第一次使用客观数据来评估带有标尺的医院。绩效考核旨在建立压力传递机制,通过55项指标将国家的压力转移到省,市,县,医院,然后让医院将压力转移到总裁,副总裁,职能部门,部门和每个医护人员,使每个人都可以注意医疗服务和改革的方向。因此,三级公立医院院长应将其作为“一流”工程予以推广,并高度重视“三改三改”。所有公立医院都应着眼于绩效考核的指挥棒,调整医院的发展目标,结合医院的可持续发展,努力达到党,政府和人民的满意。

湖北省卫生委员会党委委员,

省党卫办公室主任李向东:

论坛首次在湖北举行。为湖北省医疗机构学习先进的医院管理理念、管理方法和管理模式,帮助全省医院进一步提高医院管理水平提供了重要平台。人民的生活和健康作出了更大的贡献。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同济医院

王伟院长:

H7医院管理峰会由当今中国最着名的七家公立医院组成。它代表了中国医院管理的最高水平和中国医院管理的特点。通过论坛,探索医改形势下现代医院管理的规律,具有一定的义务和能力。它适应了医疗改革中可借鉴的管理模式和体制机制,为促进中国医院管理的进步和公立医院的综合改革提供了集体智慧。相信本次H7医院管理高峰论坛将就现代医院质量、精准、卓越等内涵建设和精细化管理达成重要共识,为中国医院提供新的理论视角和实现路径管理层。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院长

雷光华:

三级公立医院的绩效考核是现代医院管理的接力棒。必须使用此手来实现三个转换和三个改进。管理的核心是提高效率。因此,我们优化了运营管理系统,提出了控制成本,调整结构,提高效率的目标。通过智能湘雅的建设,我们可以通过流程优化确保医疗工作更加高效。同时,显然,我们必须抓住创新技术的制高点,着力提高难点和危重疾病的诊治能力,制定百种疾病诊治规范和标准,努力做到创建20项一流的临床实践诊疗技术;在学科建设中,必须建立具有特色的学科。交叉整合学科和新兴前沿学科是发展四个主要医学创新中心的主要学科,例如神经病,组织和器官修复与重建,皮肤病和健康以及癌症。在人才培养上,进一步深化人才绩效改革,完善人才体系和考核体系,结合绩效分配计划,努力培养大批国家级人才。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

严介明院长:

三级公立医院的绩效考核应与医院的发展相结合。瑞金医院和其他国家/地区的其他顶级医院应该做代表中国并讲中国故事的事情。因此,根据医院的战略方向进行绩效考核非常重要。围绕困难和危险做事,而不是“奔跑”。绩效考核是接力棒,也可以指导国家的感受。瑞金医院建议在临床疾病的诊治中回答更多的关键科学问题,取出瑞金理念,瑞金技术,瑞金计划,形成上海计划,甚至中国计划。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党委常务副书记

李正池:

要对三级公立医院进行绩效考核,各大医院首先必须有明确的定位,指出解决难题和紧要问题。其次,要承担医疗改革的责任,做好诊治等级。三是加强风电建设,建立产业模式。良好的可持续发展,实现患者和医护人员的“双重满意”。基于此,我们也认识到绩效评估工作也指向医院的精细管理。为此,我们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个是流程的完善,涉及医学,护理,科学研究,人员培训,患者服务等方面。突出问题导向型解决方案;第二,对创新发展进行精细管理,实现学术进步,医疗能力提升和科研成果领先。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

何昆仑副院长: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应用GS1标准解决了医院医疗器械生命周期的精细化管理,并基于中国医疗器械唯一标志(UDI)建立了不良事件报告管理平台。全军的重大事件,并探索医疗器械的全过程追溯管理。设备上市后,利用监督管理建立行业模型。医院积极参与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医疗保险局和卫生与健康委员会等监管部门的研究工作,并积极促进GS1标准的应用,以实现全身覆盖,全覆盖。服务连接性和全周期管理。这项工作得到了业界的高度认可。同时,为促进行业发展,建立了医疗器械行业的基本数据平台,由整个行业的医疗机构共享。它在制定UDI法规和标准方面积累了实践经验。希望与H7医院一起推广。努力提高医院精细化管理和绩效管理水平。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市委书记罗腾:

中山市第一医院坚持国家医疗队的领导作用,在困难诊治,人员培训,科技创新和社会服务等领域发挥领导作用,例如“无缺血”移植技术,腹膜透析“广州模式”等。 “沉桥的维修材料和重大疾病治疗系统等一系列创新。精细管理是现代医院管理的必由之路。中山市第一医院分为建设体系,完善能力和精细监督三个方面。升级为两个主要部分,一个是手术质量安全体系,另一个是科室管理体系;改进能力是指对细节的关注,同时也要稳定方向,特别是着眼于管理能力,例如建立管理学校。进入领先的驾驶舱,所有医院领导和中级人员一级的授权领导者可以查看整个医院的运营状态和基本数据,以促进医院的可持续发展。

北京医院副院长杜元泰:

健康中国战略是一项国家政策,北京医院结合自身特点在健康老龄化领域开展了一系列工作。首先,普及健康教育知识。医生和护士外出进入社区,通过多种渠道和形式与居民互动,并制定健康处方。其次,提高老年病的诊断和治疗能力,扩大北京医院多年医疗经验和优势。三是加强健康老龄化研究,与社会各界合作,共同开展相关课题研究。第四,通过建设智能医院,努力实现健康信息的即时互动,及时开展健康干预措施,确保老年人的生活质量更高。有尊严地生活。

上海申康医院发展中心副主任郭永进:

沉康中心的绩效管理不仅发挥了医院医疗服务主体的指导作用,而且明确了三级医院的发展方向,看主要疾病和疑难问题。它还发布疾病难度的性能评估,手术难度的性能评估以及疾病类型的性能信息。这些手段提高了医院在诊治不治之症和危重病方面的核心竞争力。同时,将管理工具和信息移交给院长,确保院长有足够的空间有效行使管理权和管理权,促进医院内部管理的专业化,精细化和规范化,并不断完善。亚专业和特殊疾病。有效诊断和治疗的能力减少了不合理使用药物和不合理使用消耗品的空间。绩效管理也是医院进行完善和专业管理的重要途径。它将对医院的发展理念,发展模式,运营机制改革,内部管理,医疗质量,临床途径,疾病管理和成本控制产生深远影响。

中国医院协会医学法律制度专业委员会

常务副董事长郑学谦:

目前,我国法律体系中有民法,刑法,商法,行政法等,医疗卫生法属于行政法体系,尚无独立的卫生法体系。过去,许多医疗卫生法都是“法律法规”,也就是说,根据事物发生的需要,制定了相应的法律,并且容易出现滞后的情况。健康的合法化与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一方面,患者的维权意识增强,而健康教育,医学知识和医学风险意识不足。另一方面,医务人员的法律意识还不够强,国家安全体系还不完善,容易发生矛盾和纠纷。因此,有必要加强法律教育。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改善法律,包括政府的安全系统,医疗纠纷处理系统,医疗风险分担系统和扶贫系统。此外,我们必须建立法律权威,并通过认真执行法律予以体现。法律的尊严。

卫生报纸社长,党委书记邓海华:

大型公立医院是推动中国健康发展的新力量,并在引领医疗改革中发挥领导作用。作为集中高质量医疗资源的学术高地,这七家医院在全国范围内的管理理念和经验模型中均具有基准作用。我希望通过全面准确的政策解释,启发性的成果共享和发人深省的经验,我们将回顾改革经验,输出政策建议,并在公立医院发展,管理模式创新和投资领域提供决策参考。方向调整。对建立健康的中国很有帮助。

“ H7峰会医院管理高峰论坛”隶属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解放军总医院,中南大学湘雅医院,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北京医院和中山大学。一家医院中的七家医院共同发起。下届论坛组织者的轮值主席将由北京医院承担。

收款报告投诉

近日,由《健康新闻》和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联合主办的“ 2019 H7 SUMMIT医院管理高峰论坛”在湖北武汉举行。论坛的七家医院的负责人,国内医疗卫生领域的顶级专家学者,有关部门的代表,共同探讨当前医院发展与管理的热点问题,探索新的道路和新的高地新时代的医院发展。

国家卫生委员会卫生行政医院

焦亚辉副所长: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疗卫生局副局长焦亚辉就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的相关要求进行了说明。她说,这项工作是今年深化医改的重点任务之一。这是我国首次用客观数据用尺子对医院进行评价。绩效考核旨在建立压力传导机制,通过55项指标将国家的压力转移到各省、市、县、医院,然后让医院将压力转移到院长、副院长、职能部门,各部门和每一位医护人员,使每个人都能关注医疗服务的方向和改革。因此,三级公立医院院长应将其推进为“一流”工程,高度重视“三个转变、三个提高”。各公立医院要紧紧围绕绩效考核这根指挥棒,调整医院发展目标,结合医院可持续发展,努力实现党、政府、人民满意。

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党委委员

省委卫生厅厅长李向东:

论坛首次在湖北举行。为湖北省医疗机构学习先进的医院管理理念、管理方法和管理模式,帮助全省医院进一步提高医院管理水平提供了重要平台。人民的生活和健康作出了更大的贡献。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同济医院

王伟院长:

H7医院管理峰会论坛由当今中国七家最着名的公立医院组成。它代表了中国最高的医院管理水平和中国医院管理的特点。通过论坛,有义务和能力深入探索现代医院管理体制中的规则,并建立一种适应医改的管理模式。建立制度机制,为促进我国医院管理事业的进步,对公立医院的全面改革贡献集体智慧,做出集体贡献。相信这次H7医院管理高峰论坛将就现代医院的内涵建设和精细化管理(例如质量,精度和卓越性)达成重要共识,从而为中国医院管理提供新的理论视野和途径。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院长

雷光华:

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是现代医院管理的接力棒。我们应该善用这一把握来实现三个变化和三个改进。管理的核心是提高效率,因此我们通过优化湘雅建设,通过流程优化来确保医疗工作的效率,从而优化运营管理体系,提出成本控制,结构调整和效率提高的目标。同时,显然要抓住创新技术的制高点,着力提高复杂危险疾病的诊治能力,制定百种疾病诊治规范和标准,努力创建20项创新的临床实践诊疗技术;在学科建设中,要建立以学科特色,学科交叉和前沿学科为主体的学科。在该部门的发展模式中,已经建立了四个主要的医学创新中心,包括神经系统疾病,组织和器官修复与重建,皮肤疾病与健康以及癌症。在人才培养上,要进一步深化人才绩效改革,完善与绩效分配方案相结合的人才体系和考核体系,努力培养大批国家一级的一流人才。只有那样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

屈洁明主席:

三级公立医院的绩效考核应与医院的发展相结合。瑞金医院和其他国家/地区的其他顶级医院应该做代表中国并讲中国故事的事情。因此,根据医院的战略方向进行绩效考核非常重要。围绕困难和危险做事,而不是“奔跑”。绩效考核是接力棒,也可以指导国家的感受。瑞金医院建议在临床疾病的诊治中回答更多的关键科学问题,取出瑞金理念,瑞金技术,瑞金计划,形成上海计划,甚至中国计划。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党委常务副书记

李正池:

要对三级公立医院进行绩效考核,各大医院首先必须有明确的定位,指出解决难题和紧要问题。其次,要承担医疗改革的责任,做好诊治等级。三是加强风电建设,建立产业模式。良好的可持续发展,实现患者和医护人员的“双重满意”。基于此,我们也认识到绩效评估工作也指向医院的精细管理。为此,我们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个是流程的完善,涉及医学,护理,科学研究,人员培训,患者服务等方面。突出问题导向型解决方案;第二,对创新发展进行精细管理,实现学术进步,医疗能力提升和科研成果领先。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

何昆仑副院长: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应用GS1标准解决了医院医疗器械生命周期的精细化管理,并基于中国医疗器械唯一标志(UDI)建立了不良事件报告管理平台。全军的重大事件,并探索医疗器械的全过程追溯管理。设备上市后,利用监督管理建立行业模型。医院积极参与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医疗保险局和卫生与健康委员会等监管部门的研究工作,并积极促进GS1标准的应用,以实现全身覆盖,全覆盖。服务连接性和全周期管理。这项工作得到了业界的高度认可。同时,为促进行业发展,建立了医疗器械行业的基本数据平台,由整个行业的医疗机构共享。它在制定UDI法规和标准方面积累了实践经验。希望与H7医院一起推广。努力提高医院精细化管理和绩效管理水平。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市委书记罗腾:

中山市第一医院坚持国家医疗队的领导作用,在困难诊治,人员培训,科技创新和社会服务等领域发挥领导作用,例如“无缺血”移植技术,腹膜透析“广州模式”等。 “沉桥的维修材料和重大疾病治疗系统等一系列创新。精细管理是现代医院管理的必由之路。中山市第一医院分为建设体系,完善能力和精细监督三个方面。升级为两个主要部分,一个是手术质量安全体系,另一个是科室管理体系;改进能力是指对细节的关注,同时也要稳定方向,特别是着眼于管理能力,例如建立管理学校。进入领先的驾驶舱,所有医院领导和中级人员一级的授权领导者可以查看整个医院的运营状态和基本数据,以促进医院的可持续发展。

北京医院副院长杜元泰:

健康中国的战略是一项国家政策。北京医院结合自身特点,开展了一系列健康老龄化工作。首先,通过医生和护士外出进入社区,与居民以多种渠道和形式互动,制定健康处方,普及健康教育知识;第二,提高老年病的诊断和治疗能力,扩大北京医院多年医疗卫生工作的经验和优势。第三,加强对健康与衰老的研究,团结各行各业。第四,通过建设智能医院,我们努力实现健康信息的即时互动,并及时启动健康干预措施,以确保老年人的生活质量和尊严更高。

上海申康医院发展中心副主任郭永进:

沉康中心的绩效管理不仅对医院的运行主体起到指导作用,而且明确了三级医院看待和解决重大疾病的发展方向。它还通过疾病类型的绩效评估,操作困难的绩效评估以及疾病类型的绩效信息发布,促进了医院在疑难杂症,危重病和危重病的诊断和治疗方面的核心竞争。斗争。同时,将管理手段和信息移交给院长,确保院长有足够的空间有效行使管理权力,促进医院内部管理的专业化,精细化和规范化,提高医院的诊疗能力。子专业和特殊疾病,有效地减少了不合理用药和消耗品不合理使用的空间。绩效管理也是医院精细化,专业化管理的重要途径,它将对医院的发展理念,发展模式,运行机制改革,内部管理,医疗质量,临床路径,疾病管理,成本控制等产生深远影响。上。

中国医院协会医学法律专业委员会

常务副主席郑学谦:

目前,我国法律体系中有民法,刑法,商法,行政法等,而医疗卫生法属于行政法体系,没有独立的卫生法体系。过去,许多医疗卫生法都是“按事立法”,即根据发生的事情制定相应的法律,这很容易滞后。医疗保健的合法化与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一方面,患者的维权意识增强,而健康教育,医学知识和医学风险意识不足。另一方面,医务人员的法律意识不足,国家安全体系不健全,容易发生矛盾和纠纷。因此,应加强法制普及教育。更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完善法律,包括政府的保障制度,医疗纠纷处理制度,医疗风险分担制度和扶贫制度。另外,我们应该建立法律权威,通过认真执行法律来体现法律的尊严。

卫生新闻社社长,党委书记邓海华:

大型公立医院是推动中国健康发展的新力量,在深化医疗改革中发挥着主导作用。作为拥有高质量医疗资源的学术高地,七家医院的管理理念和经验模式在全国具有基准效应。希望通过全面,准确的政策解释,鼓励成果共享,发人深省的经验讨论,从公立医院发展模式的转变,管理等方面梳理改革经验,输出政策建议和决策参考。模式创新,投资方向调整,从而更好地帮助中国建设健康。

“ H7峰会医院管理高峰论坛”由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解放军总医院,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共同主办上海交通大学附属医院,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北京医院和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下届论坛组织者的现任主席将由北京医院担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