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委员热议“校外培训机构” 课后服务也应先挖掘校内优质资源

科技前沿 阅读(1422)

在1月16日开幕的河南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省长陈鲁纳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校外培训机构应该规范化”就在2018年,各地区还调查并公布了培训机构的黑白名单,并对校外培训机构进行了前所未有的重组。在今年的省级“两会”上,校外培训机构的重组问题也引起了许多代表成员的关注。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省委委员王骥德:

建议政府购买兴趣班,在学校开设课外辅导班

改造校外培训机构。同时,还应注意“理顺”中小学教学秩序,探索校外托管模式,切实“减轻”学生负担。CPPCC人、河南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王基德建议,政府应该购买服务,并通过在学校提供家庭作业或培训课程以及各种兴趣班,向教师提供相应的劳动补贴。

“对校外补习班的正确态度是,必须取缔非法补习班,并对合格的补习班进行更密切的监督。”王基德说,校外辅导课可以大致分为三类:辅导班、优秀班和兴趣班。我国目前主要采用监督和指导的方法处理校外培训机构,这是可取的他说,“必须禁止无执照的黑人辅导课。”例如,他说,一些黑人辅导课只是在地下室找房子,不管教学质量如何,光是安全隐患就非常大。"但与此同时,合格的辅导课需要加强."

在王基德看来,不仅要加强校外培训机构,而且学校本身也要提高教学质量。“为什么辅导班有市场?主要原因是你在学校学的东西不能满足学生的需求。如果学校的教学质量符合要求,校外培训机构的市场将非常小。”他说,例如,从国外,如芬兰和英国,小学和中学都有小班,老师可以照顾每一个学生,班级的质量很高,没有补习班的市场。

王基德也注意到有些老师“不在校外说话,不在课堂上说话,甚至推荐学生去补习班赚取介绍费”。一些学校也经常与校外培训机构合作,让他们参加考试并挑选优等生。他认为:“我们应该切实改进和管理校外培训机构,还应该加强对教师和学校的管理。”

有没有更好的办法解决中小学生的课后辅导问题?“从国外的角度来看,有一个更好的办法,就是在学校里开设儿童课外辅导班。这种方法可供参考。”王基德(Wang Kidd)建议,放学后,学校可以通过提供家庭作业或培训班以及各种兴趣班为学生提供课后辅导。“这些课程的前提是‘不盈利’。目前,有些地方允许第三方介入,这也不是很理想。很容易缺乏监督,将来会出现许多问题。”他说:“当然,课后托管肯定会增加教师的负担和工作量。这要求政府增加投资,政府将购买服务,并向教师提供必要的劳动补贴。”

省人大代表冯凤云:

购买课外服务的财政补贴充分利用了学校的优质资源。

孩子们放学后去了哪里?家?去吃午饭吗?去校外培训班?冯凤云,省人大代表,由于他长期的教育工作,已经密切关注这个问题。

根据她所说,在农村或县城有很多农民工。这些孩子要么由老人照料,要么在中午或晚上无人照看。一些家长被迫将孩子托付给社会上的一些商业组织,例如

据她说,学校里有优秀的老师。放学后,如果学校的优秀教师被允许辅导孩子,校内教师辅导将比校外教学更有优势,也可以充分利用学校的优质资源。同时,在学校可以解决的问题,孩子们不需要辍学,这也是对提高教育质量的一种补充。最重要的是保证学校的安全,孩子们有地方可去,父母也很放心。

为此,她建议政府鼓励合格的中小学提供课后服务。同时,对于提供课后服务的学校,政府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或财政补贴来补贴参与课后服务的学校,以支持中小学办好课后服务。同时,由于课外延伸服务占用了教师的部分业余时间,政府可以通过给教师一些补贴来调动教师参与的积极性。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省委委员侯振云:

建议对课外辅导组织和学校进行严格调查。

强迫学生上课外课。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省委委员侯振云表示,近年来,中国教育取得了显着发展,公民教育水平和普及率空前提高。然而,随着国家和公众对教育的重视,深造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由于教育资源的不平衡,学生择校和抢校现象越来越严重。为了取得“好成绩”,许多学生在课外时间和假期参加各种文化补习班和预备班,这不利于学生的健康成长。侯振云说:“建议加强课后辅导机构的规范化管理。”。学生和家长在课余时间选择自己的咨询机构进行文化咨询是一种市场行为。但是,政府有关部门应该加强对课外辅导机构的管理。严禁课外辅导机构与学校联合照顾考试、进修等方面,或与学校个人联合强迫学生补课。这些行为应该受到严格调查。

侯振云还建议教育部门高度重视和保护中小学生的身心健康,形成制度化的规章制度,禁止学生随意延长学习时间。建议全省颁布统一的规定,明确规定学生每天不应花费的小时数,并将实施规定作为评估学校教育教学质量的重要组成部分侯振云说,所有学校都必须对中小学生实施体育、艺术和心理健康教育。如果没有足够的教师,可以鼓励学校中具有特殊技能的教师兼职,或者学校中的教师兼职。体育、音乐和美国等相关课程不能只停留在课程表上,心理咨询室也不能只停留在列表上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省委委员高强:

不改变进入高等学校的政策,就很难彻底根除补习学校的形式。

在高强看来,国家整顿课外辅导班的努力是减轻中小学生负担的好措施,但也有必要从本质上把握课外辅导班存在的原因:进入高等学校并不完全取决于考试成绩,而是取决于综合素质。我认为我们应该指导入学考试和入学考试政策,以便学生能够真正实现素质教育高强说,如果高考只有分数的理论保持不变,即使没有校外辅导机构,学生仍然需要思考如何提高分数,如何获得高分

彭议员金诗认为,就办学机构而言,如果有条件、有好老师,就应该宽容、鼓励发展。如果不促进私立教育,整体教育水平将受到影响。总的来说,目前的教育资源远远不够。

责任编辑:大春子

访问: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