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麦最低收购价首降 三大主粮调价机制趋明朗

金融理财 阅读(1758)

随着北方人最重要的粮食作物小麦最低收购价格的降低,我国三大粮食作物的收购价格政策也有所调整。

小麦价格调整对农产品市场的影响以及由此导致的中国农产品价格机制的变化可能会引发一波市场化改革。

10月27日,国家发改委12年来首次下调小麦最低收购价格。明年小麦(三级)的最低购买价格将是每50公斤115元,低于2017年的3元。今年2月,三种大米的价格也经历了13年来的首次全面下跌。回顾过去,始于2016年的玉米购销体制改革,已经通过“市场化收购”和“补贴”的新机制,率先完成了玉米价格市场化。到目前为止,三大主食价格机制的调整已经明朗。

Bian Jing,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副研究员,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表示,在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改革的背景下,小麦最低购买价格今年首次下调,这是中国农业补贴政策更加市场化、反映供求关系的政策性体现。这一削减打破了小麦最低购买价格一直在上涨的趋势,甚至打破了自2006年实施以来的趋势。这是一个方向性的变化,对完善最低购买价格政策具有象征意义。

农业部全小麦产业链首席分析师、农业部农业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曹晖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从国际市场来看,国际小麦价格一直在下降,国内外小麦价格差异达到历史最高水平,从去年开始的几个月里就观察到小麦超配额进口的现象。“配额外的关税是65%,也就是说,以65%的关税,进口小麦的价格低于南方国内优质小麦的价格,这是危险的。如果超配额进口成为未来的常态,中国的粮食市场监管政策将会大大减少。”

这个行业还有更激进的观点。《经济观察报》了解到,一些专家已经向相关政府部门提出,小麦和大米应该像玉米一样适应市场定价机制。然而,主管当局认为,一步到位的调整存在风险,农民在看到如此强烈的信号后,可能会出于盈利原因放弃种植,导致粮食产量下降。考虑到2003年粮食产量大幅下降后难以恢复,主管部门从国家粮食安全、农产品市场和农民利益的角度采取了审慎和审慎的态度。

“只涨不跌是违反价值规律的”

根据国家发改委官方网站10月27日发布的《关于公布2018年小麦最低收购价格的通知》,2018年国家将继续在主要小麦产区实施最低收购价格政策。考虑到粮食生产成本、市场供求、国内外市场价格和产业发展等因素,经国务院批准,2018年生产的小麦(三级)最低收购价格为每50公斤115元,低于2017年的每50公斤3元。

经济观察的记者发现,这是12年来中国首次降低小麦最低购买价格。在过去的12年里,中国小麦的最低购买价格(三级,下同)从2006年的白小麦72元和红小麦69元调整到2018年的每50公斤115元。然而,以前的小麦价格年复一年地保持上涨或不变。例如,从2008年到2013年,小麦的最低购买价格连续6年上涨,而从2014年到2017年连续4年保持不变。

2004年,中国全面放开粮食收购市场和收购价格。谷物价格由市场决定。粮食价格放开后,为了保护农民利益和粮食种植积极性,国家分别从2004年和2006年开始在主要粮食产区实施大米和小麦最低收购价政策。

根据新政策,新粮上市后

然而,最低购买价格政策在保护农民利益的同时,也使政府成为购买者。曹晖告诉《经济观察报》,最低购买价格政策有许多功能。它不仅要保证农业生产,还要保证农民的收入。在目前情况下,很明显这两个目标很难同时实现。中国今后需要讨论的是简化最低收购价格政策的目标,最重要的是避免农民销售粮食的困难。在保障农民收入方面,可以采取其他补贴政策。“农产品价格支持政策在中国粮食生产史上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最低收购价只涨不跌,明显违背了价值规律,扭曲了市场机制,负面影响越来越突出。”卞静告诉《经济观察报》(Economic Observer),虽然农产品是一种具有公共属性的特殊商品,不能完全市场化,但从国内外成功的实践经验来看,其配套政策仍应尽可能发挥市场的作用,尽量减少政策对市场运行的影响。

决策者很快意识到这一点,并逐渐将对农民收入的保护转向非主要粮食补贴。调整口粮最低购买价格政策越来越紧迫,第一个突破是大米。今年2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13年来首次降低了2017年大米的最低购买价格。从公布的价格来看,2017年早籼稻、中晚稻和粳稻的最低购买价格分别为1.3元、1.36元和1.5元,比2016年分别下降3个百分点、2个百分点和5个百分点。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韩军在9月29日国家新办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主食产品的最低保护价格一直是一个重大的农业问题。由于今年大米供过于求,早籼稻、中晚稻和粳稻的最低保障价格今年分别下调了每斤3美分、2美分和5美分。韩军表示,下一步将继续合理调整大米的最低购买价格水平,形成合理的价格比较关系,并研究消化政策性大米库存的方法。

事实上,中国重要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和购销体制的改革已经进行了五年。棉花和大豆实行了目标价格改革,油菜籽和玉米取消了临时采购和储存政策。韩军介绍说,采用最低购买价格制度的大米和小麦也在研究大米去库存政策。未来,大米和小麦的最低购买价格将更加灵活,反映市场需求的变化。

中国正在进行的棉花目标价格改革探索了农产品价格主要由市场供求形成、价格与政府补贴脱钩的方式,这可以称为农业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实践。

玉米价格市场化

农产品目标价格(Target Price of Agricultural Products)是指政府设定的农产品价格,但目标价格的形成完全由市场的供给关系决定。当实际市场价格高于目标价格时,补贴低收入消费者;当市场价格低于目标价格时,生产者将根据差价得到补贴。这不仅在市场机制配置资源方面发挥了决定性作用,也明确了政府对农业和农村发展的责任。

2016年开始的玉米收购和储存系统改革正是目标价格。今年,根据“市场定价、价格补偿和分离”的原则,内蒙古和东北三省将原有的玉米临时收储政策调整为“市场收购”和“补贴”的新机制。玉米价格由市场形成,供求关系由市场调节,生产者跟随市场销售玉米,鼓励各市场参与者自主购买玉米。

玉米是目前我国最大的粮食品种,具有需求弹性大、产量高的特点

在取消实行8年的玉米临时储存政策之前,国内玉米面临着库存高、国内外粮价差距扩大、牲畜饲料和粮食深加工企业整体疲软、粮食消费需求疲软以及新粮食上市增加市场供应压力等问题。实施粮食市场化改革,不仅有助于消化日益增长的粮食库存,而且有助于推动国内粮食市场价格逐步接近国际粮价。

然而,小麦和大米这两种中国三大粮食作物仍然受制于最低购买价格体系。从粮食安全的角度来看,中国的政策是“粮食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从本质上讲,后两种是两种主要的口粮。

曹晖告诉《经济观察报》,玉米是谷物,属于基本自给自足的范畴,而大米和小麦是基本口粮,绝对安全必须得到保证。因此,在我国的改革中,玉米比较彻底,实行市场定价和补贴政策。大米和小麦是重要的口粮,种植面积相对较广,因此中国保留了最低购买价格政策,并实行渐进式改革。目前,政策调整最重要的是增加最低购买价格的灵活性。多年来,中国的最低购买价格基本上一直在上涨,给人的印象是最低购买价格只能上涨而不能下跌。这次,中国发出了一个信号,即最低购买价格可能上升或下降,而且是灵活的。

卞静,中国宏观经济研究所的副研究员,认为当前粮食最低购买价格的下降也是由于当前的供求关系。在国内外粮食连续多年丰收、供应增加、价格倒挂的情况下,国内粮食价格一直在上涨或保持不变,这明显不符合市场供求关系,违反了市场规律。最低收购价的上涨或不变实际上损害了农民、粮食加工企业和产业链中包括国家在内的其他各方的利益,同时也维护了粮食农民的利益。因此,加工企业和农民的原材料成本高,国家采购和储存的财政负担越来越重,降低最低采购价格势在必行。

出发或停留的最低购买价格?

大米和小麦也会像玉米一样取消最低购买价格吗?

曹晖认为价格支持政策是20世纪90年代以前发达国家最常用的方法,但近年来,美国、欧洲、日本和韩国等主要发达国家和地区积极推动农业政策从价格支持向直接补贴转变,尽量减少扭曲市场的政策措施的使用。中国也将经历这一过程。目前,最低购买价格的政策框架依然存在,但价格水平和具体实施措施将会发生变化。中国还将探索一个全面的体系,一方面保证口粮供应,另一方面保证农民收入。

根据国家发改委和国家粮食局2016年底发布的《粮食行业“十三五”发展规划纲要》号文件,在“十三五”期间,中国将继续实施和完善稻麦最低收购价政策,积极稳妥推进玉米收储体制改革,调整和完善大豆目标价格政策,完善油菜籽收购政策。鉴于粮食收购制度的改革和完善,《纲要》建议稳步推进粮食收购资金来源的多元化,以满足粮食收购资金的需求。

许多业内专家表示,小麦最低收购价格的调整更多的是价格市场化的信号。曹晖告诉《经济观察报》,下调意味着国家将继续支持该行业,但将为农民和市场参与者实施改革趋势。

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研究员王秀东认为,此次调整发出了两个信号:一是小麦最低购买价格政策将保持不变;另一个是购买价格将被调整

事实上,小麦和大米最低购买价格的调整应该放在农产品价格机制调整的背景下看待。降低农产品最低收购价的背景是,从2014年开始,国家开始调整重要农产品的价格形成和收储制度。2014年,棉花和大豆的最低购买价格开始调整;2015年,调整了玉米的最低购买和储存制度;2016年取消,改为市场购买和补贴并存的模式。“事实上,玉米、大米和小麦之间存在价格比较关系。玉米价格下调后,如果不调整大米和小麦的价格,农作物之间的价格比较将直接受到影响,从而影响到粮食农户的利益。中国还有大量大米储备,对储藏的抵抗力不如玉米,因此大米价格必须首先调整。”曹晖告诉《经济观察报》,小麦是一样的。小麦、大米和玉米在生产和消费上都有一定的替代关系。后两种价格调整后,小麦肯定会调整。

现在是调整小麦最低购买价格的好时机。

从调整时间来看,小麦作为一种重要的口粮比大米晚一年。曹晖认为今年的小麦质量比去年好得多,也是丰收的一年。近年来,农民种植粮食的成本相对稳定,尤其是在最低收购价格之后,即9月份之后,小麦价格相对强劲。因此,今年是调整小麦最低收购价格的好时机。

在农业供应方改革的背景下,粮食作物最低购买价格的调整将直接影响市场供应。种植面积的调整正是由于农业供给方面结构的不平衡。农业部的数据显示,在过去的两年里,谷物玉米的种植面积减少了近5000万亩,而大豆的种植面积增加了1600多万亩。

农业部长韩长富在今年的两会上表示,2016年玉米种植面积减少了近3000万亩。农业部希望今年把面积减少到4000万亩。据估计,由于玉米收购和储存制度的改革,今年玉米价格将重返市场,这将引导农民进一步调整结构。

在今年4月24日农业部新闻发布会上,农业部市场经济信息司司长唐珂表示,根据国家粮食局发布的最新数据,截至4月23日,东北地区已收购玉米9953.3万吨,比去年同期减少4831.6万吨。在价格方面,农业部监测到东北农民的销售价格同比下降了20%以上。今年一月底至二月底,最低价格跌至每斤约0.63元(水分14%)。“小麦和大米是口粮,它们的重要性与玉米不同。今后,小麦和大米价格改革的总体思路仍然是保留基本政策框架,但增加政策的灵活性。也就是说,未来价格应该更准确地反映市场供求关系。”韩军在上述会议上表示,如果价格信号像玉米一样被过度扭曲,购买价格应该根据市场规则进行调整。

今年4月10日,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建立粮食生产功能区和重要农产品生产保护区的指导意见》,指出中国农业生产基础仍然不牢固,工业化、城镇化和农业生产用地矛盾日益突出,保障粮食和重要农产品供应的任务依然艰巨。

卞静认为,从对市场的影响来看,小麦最低收购价格降低对市场的整体影响并不显着。首先,由于价格调整幅度小,价格每公斤降低0.03元,即每吨只有60元,所以价格效应有限。其次,与玉米不同,小麦的产业链相对较短,与其他农产品的替代性相对较低。随着机械化生产和收获方法的实现,由于价格的小幅调整,生产结束时基本不会有重大变化。“作为

《经济观察报》获悉,在农产品最低收购价格政策得到改善后,农业部将重点生产优质专用小麦,以提高粮食产品的竞争力,保护农民收入。从整个农业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来看,随着粮食价格的逐步市场化,农业部将帮助农民提高粮食质量,增加收入。

三种主要主食的采购价格下降,一方面被认为是防止产量进一步扩大的信号,另一方面被认为是防止市场下滑的轻微调整。根据相关消息来源,大米和小麦是否会像玉米一样经历价格机制的变化,将取决于随后市场的反应和变化。

责任编辑:优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