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剧 布衣于成龙 太原市晋剧艺术研究院 主演 谢涛

国内新闻 阅读(655)

  2019 时光力量

  晋剧 布衣于成龙 太原市晋剧艺术研究院 主演 谢涛

  

  主演 谢涛

  谢涛,国家一级演员,文化部优秀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曾获得中国戏剧二度梅花奖、文化部文华表演奖、中国上海二度白玉兰戏剧主角奖、第三届法国巴黎中国戏曲节最佳女演员奖、第十届中国戏剧节“优秀表演奖”、中国文化艺术政府奖“文华表演奖”、 第一届中国少数民族戏剧会演“金孔雀表演大奖”、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最佳演员奖、第八届全国戏剧文化奖“表演大奖”。

  晋剧《布衣于成龙》中饰演于成龙。《芦花》中饰演闵德仁。

  《布衣于成龙》

  被康熙誉为“天下第一廉吏”的于成龙(1617——1684),字北溟,号于山,清代山西永宁州(今山西省吕梁市方山县)人。在于成龙长达23年的官宦生涯中,留下了许多动人的故事,早已被编成多种文艺作品,广为传颂,最着名的是上海京剧院演出的《廉吏于成龙》。

  这次由山西省太原市晋剧艺术研究院排演的《布衣于成龙》,另辟蹊径,写的是于成龙被革职为民后,接受湖广巡抚张朝珍的慰留前往麻城平乱的故事。

  《芦花》该剧是该剧是晋剧传统戏,原名《鞭打芦花》、《芦花记》。

  春秋贤士闵德仁,携二子赴友人之筵。途中遇雪,长子闵损冷得发抖,二子英哥却热得出汗。闵德仁怒其不争,鞭笞教子,方知续妻李氏,为前家子闵损身絮芦花,为亲生子英哥身絮丝绵。闵德仁一怒返家,责妻不贤。李氏推诿,拒不认错。闵德仁一气之下,休书、弃妻。闵损不忍兄弟再遭后娘之苦,恳切陈词,为母求情:“宁让母在一子单,不可母去三子寒。”后母李氏感动认错,一家人复又和好。

  谢涛版的《芦花》在主题的思想深度和人物的性格刻画上,都进行了认真的梳理和改编,艺术风格上,更注重晋剧声腔的表现力,和当代人们的审美需求。是一出深受观众喜爱的优秀传统剧目。晋剧传统戏,原名《鞭打芦花》、《芦花记》。

  春秋贤士闵德仁,携二子赴友人之筵。途中遇雪,长子闵损冷得发抖,二子英哥却热得出汗。闵德仁怒其不争,鞭笞教子,方知续妻李氏,为前家子闵损身絮芦花,为亲生子英哥身絮丝绵。闵德仁一怒返家,责妻不贤。李氏推诿,拒不认错。闵德仁一气之下,休书、弃妻。闵损不忍兄弟再遭后娘之苦,恳切陈词,为母求情:“宁让母在一子单,不可母去三子寒。”后母李氏感动认错,一家人复又和好。

  谢涛版的《芦花》在主题的思想深度和人物的性格刻画上,都进行了认真的梳理和改编,艺术风格上,更注重晋剧声腔的表现力,和当代人们的审美需求。是一出深受观众喜爱的优秀传统剧目。

  

  

  

  

  

  

  

  

  

  

  

  

  

  

  

  

  

  

  

  

  晋剧 布衣于成龙 太原市晋剧艺术研究院 主演 谢涛

  

  主演 谢涛

  谢涛,国家一级演员,文化部优秀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曾获得中国戏剧二度梅花奖、文化部文华表演奖、中国上海二度白玉兰戏剧主角奖、第三届法国巴黎中国戏曲节最佳女演员奖、第十届中国戏剧节“优秀表演奖”、中国文化艺术政府奖“文华表演奖”、 第一届中国少数民族戏剧会演“金孔雀表演大奖”、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最佳演员奖、第八届全国戏剧文化奖“表演大奖”。

  晋剧《布衣于成龙》中饰演于成龙。《芦花》中饰演闵德仁。

  《布衣于成龙》

  被康熙誉为“天下第一廉吏”的于成龙(1617——1684),字北溟,号于山,清代山西永宁州(今山西省吕梁市方山县)人。在于成龙长达23年的官宦生涯中,留下了许多动人的故事,早已被编成多种文艺作品,广为传颂,最着名的是上海京剧院演出的《廉吏于成龙》。

  这次由山西省太原市晋剧艺术研究院排演的《布衣于成龙》,另辟蹊径,写的是于成龙被革职为民后,接受湖广巡抚张朝珍的慰留前往麻城平乱的故事。

  《芦花》该剧是该剧是晋剧传统戏,原名《鞭打芦花》、《芦花记》。

  春秋贤士闵德仁,携二子赴友人之筵。途中遇雪,长子闵损冷得发抖,二子英哥却热得出汗。闵德仁怒其不争,鞭笞教子,方知续妻李氏,为前家子闵损身絮芦花,为亲生子英哥身絮丝绵。闵德仁一怒返家,责妻不贤。李氏推诿,拒不认错。闵德仁一气之下,休书、弃妻。闵损不忍兄弟再遭后娘之苦,恳切陈词,为母求情:“宁让母在一子单,不可母去三子寒。”后母李氏感动认错,一家人复又和好。

  谢涛版的《芦花》在主题的思想深度和人物的性格刻画上,都进行了认真的梳理和改编,艺术风格上,更注重晋剧声腔的表现力,和当代人们的审美需求。是一出深受观众喜爱的优秀传统剧目。晋剧传统戏,原名《鞭打芦花》、《芦花记》。

  春秋贤士闵德仁,携二子赴友人之筵。途中遇雪,长子闵损冷得发抖,二子英哥却热得出汗。闵德仁怒其不争,鞭笞教子,方知续妻李氏,为前家子闵损身絮芦花,为亲生子英哥身絮丝绵。闵德仁一怒返家,责妻不贤。李氏推诿,拒不认错。闵德仁一气之下,休书、弃妻。闵损不忍兄弟再遭后娘之苦,恳切陈词,为母求情:“宁让母在一子单,不可母去三子寒。”后母李氏感动认错,一家人复又和好。

  谢涛版的《芦花》在主题的思想深度和人物的性格刻画上,都进行了认真的梳理和改编,艺术风格上,更注重晋剧声腔的表现力,和当代人们的审美需求。是一出深受观众喜爱的优秀传统剧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