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枝裕和----会拍电影の男人

国际新闻 阅读(1438)
毫秒后操作超时,收到-1个字节中的0个

如父如子是 是枝裕和拍的家庭系列影片中的一部,你可能不知道如父如子,但你也许听过 《如父如子》 《如父如子》 , 《小偷家族》 《步履不停》 亦或者 《无人知晓》 。是枝裕和是一个优秀的导演,同时也是作家, 《奇迹》 是他的经典代表作。

他以拍摄 《比海更深》 的纪录片入圈,尔后拍摄了 《步履不停》 《当电影映照时代:侯孝贤和杨德昌》 等多部影片,去年以执导的剧情电影 《幻之光》 获得了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奖。

?

是枝裕和的影片大多都是探索亲子之间,孩子之间的关系。影片多注重于人物的语言,动作以及人物之间的发展关系,以细腻的心理戏为主。如果不喜欢看安静,慢动作,注重内省的人,可能会没有办法接受他的影片,因为里面很少冲突,碰撞,甚至浮夸。日影一般给人的感受是:安静,阳光,奔跑,台词细腻动人,拍摄的场景也大多在山林之间或者小房舍小居所里。 ' style='width: 100%;display: block;' data-lazy='1' data-height='19' width='478' height='auto'>

' style='width: 100%;display: block;' data-lazy='1' data-height='142' width='640' height='auto'>

如父如子是内敛的,安静的,非常平淡但又非常感人的一部佳作。导演在一个非常俗套的狗血剧情里(两个家庭的小孩被调换)引申出很多父子关系,人物设定下的惊喜。

剧情一开始起于给庆多面试学校,庆多像个没有思想非常听话的木偶人,补习班老师教他怎么回答就怎么回答。父亲良多是一个事业有成,性格要强,略显粗心的大男子。母亲则因身体不好,一直在家照顾庆多,处理家务的贤内助形象。其实这种家庭分工跟目前国内的大多数家庭都一样。

父亲对待庆多的关系,更多的是像对待下属,布置任务并一定要按要求完成任务,庆多的生活只存在于父亲的傀儡控制下。

' style='width: 100%;height: auto;' data-lazy='1' data-height='485' data-width='900' width='900' height='auto'>

而另一个家庭则完全相反,大雄一家的家庭关系更为亲密浓厚,大雄一家是在乡下开的百货店,偶尔大雄为给客户修理一些坏掉的家器。

大雄是属于会跟小孩的父亲一起放风筝,一起玩游戏,一起洗澡的父亲。他更像是小孩的朋友。他的儿子琉晴则是天真勇敢,喜欢游戏机,会大声说话,无所顾忌,也不太规矩的孩子。母亲尤加利是真木阳子饰演的,温柔体贴,善良且幽默。

' style='width: 100%;height: auto;' data-lazy='1' data-height='507' data-width='900' width='900' height='auto'>

故事的发展是由入学验血引起的亲属关系验证,在庆多入学的这天,医院打来电话,说可能双方抱错了孩子,一开始良多的内心是不接受的,他认为自己的孩子血型跟自己是一样的,但后来在一场演奏会上,发生了改变,良多看到了庆多弹琴很久却依旧成绩平平,感叹了一句“果然是这样啊”,对庆多说要更努力练琴才行。

庆多的母亲是片中关键但又不柔弱的角色,她抗拒良多对于庆多的教育,甚至在看了大雄一家的气氛后更是如此,两个家庭开始互相接触,见面跟小孩相处,良多对大雄这种致力于“可以明天做的事情今天绝对不做”的态度厌烦,认为他是没有钱甚至只想着安逸生活的无能父亲。于是在上司对良多说:“为何不把两个小孩子都自己抚养的时候”他心动了,甚至在后来电影中期发展时,他说出了这句明知很没有礼貌的话,他把小孩当成了商品一样在买卖。

' style='width: 100%;height: auto;' data-lazy='1' data-height='905' data-width='800' width='800' height='auto'>

整部影片中,父亲良多的改变是重点,他从一开始的混乱,想要把两个孩子都自己抚养,到选择有血缘关系的琉晴还是跟自己相处6年关系的庆多,他双方都不想放弃,庆多是讨喜的,听话,乖巧,有着小鹿一样善良的眼睛。

琉晴是叛逆的,有进取心的,激烈的。最后在去良多父亲家交谈的一场戏,成为了影片中的转折点,里面透露出良多跟父亲,继母的关系并不好,父亲认为一定要有血缘关系“人和马一样,血缘很重要”,但继母也反映出没有血缘关系也可以很好的相处。

在犹豫之中,大家迎来了必须选择的时刻,两个家庭去一个河边放风筝,良多跟大雄的一场对话可能会引起更多的思考,大雄对良多说:“你不需要跟你父亲一样”。但在那里他跟庆多的对话更让我心颤,他言语间都是庆多不是他想要的那种优秀的孩子,庆多在被抛弃之前早有敏感,父母谈话时,他睁眼未睡的一幕,父亲送他相机时,他知道是离开的礼物,他挣扎说:“不要”。

?

' style='width: 100%;height: auto;' data-lazy='1' data-height='485' data-width='900' width='900' height='auto'>

这时候良多的心理是愧对庆多的,但他还是欺骗了庆多,对他说去大雄家是一件为了让他变强的任务,并且要求不能打电话回家,不能主动结束任务,并且任务期限时间无止境。庆多接受了他爱的父亲的安排。但也受伤了。琉晴来到了良多家,但更多的是以好奇的心态,他没有见过像酒店一样的房子,以及那么多的玩具,对他来说,这只是一场旅行,但在良多日益的逼迫学习下,在他的霸权下,他反抗,挣扎,甚至询问,他问:“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为什么要这样做”,良多无法回答,但内心同样热血,他仿佛看到了年少时对亲戚抗拒的他。但琉晴日益想家,最后离家出走。

良多也只是感叹一句:“我也离家出走过”

?

' style='width: 100%;height: auto;' data-lazy='1' data-height='485' data-width='900' width='900' height='auto'>

他回到大雄家找回琉晴,但却完全没有想到庆多,庆多以为父亲来接自己回家结束任务的欢喜,立马被浇成一盆冷水。他受伤的回到了衣柜下。

良多带着琉晴回去后,开始改变自己,跟琉晴一起玩,而不在只是对于下属的教育,他开始承担起父亲这项工作。但在一场烟火游戏后,问琉晴的愿望,琉晴说想回家。

而母亲尤加利说:越来越喜欢琉晴这孩子,却越来越愧疚,感觉对不起庆多。

?

' style='width: 100%;height: auto;' data-lazy='1' data-height='464' data-width='864' width='864' height='auto'>

影片最具泪点的时刻是良多拿起想要送给庆多的相机,发现里面的大多数照片都是庆多拍的睡觉中的他。

影片的最后一幕来自于庆多的反抗。庆多一直是乖巧温顺的,甚至在大雄家呆的不习惯也是内敛的表现,在无人的时候坐在阶梯上想家,洗澡的时候看到大雄跟弟弟妹妹的互动,眼神流露出的羡慕与落寞。在父亲跟他说结束任务的时候,他的逃走,他说你不是我的爸爸了。

善良如庆多,及时是反抗,也如此温柔。

?

' style='width: 100%;height: auto;' data-lazy='1' data-height='485' data-width='900' width='900' height='auto'>

?

整部影片大概的脉络可能是这样,但更多的细节我没有透露出来,我想好的影片是愈久弥香的,需要细细品味。

如父如子是良多与庆多琉晴之间的关系,也是大雄与孩子之间的关系。

无论你是哪一种性格的孩子,也无论你有一个什么性格的父亲。

父亲都是一种无人能取代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