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做了个什么梦|树懒

国际新闻 阅读(1830)

  一直被保护在四方宫墙之中的男子,偶然一天看到在这宫墙之外的天空中,竟燃起了一簇接一簇美丽的烟花。

  他从没见过这样漂亮又自由的存在,虽然只是一瞬间,却抵过这些年来所见的一切。

  于是他决定到那烟花绽放之地看上一看。

  热闹的集市、袅袅升起的炊烟、小孩们的嬉笑打闹声、大人们的家长里短话。

  再向前走,在一处不大的林院里看到了一个正在给树懒挠痒痒的女子,一二三四五六七、、好多只树懒爬在树上排队。

  他和女子交谈,并约定好一段时间后再来此地,也告诉女子自己家的方向,并期待她的到来。

  就这样,男子和女子在一次次地接触间互生了情愫。

  这天,女子第一次来到男子的家,但却不是为了游玩。他告诉男子,村庄遭了劫匪,正在大肆屠杀村民。她急需银子,解救家人。

  男子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并与女子一同前往。可等他们到达时,村庄的人全已被屠杀 就连她的树懒们也未能幸免。

  女子悲痛欲绝,欲也跟随家人而去,却被男子拦了下来,并将她带回了家中。

  可梦境中并没有电视剧或小说中那版完美。

  不多日,女子因伤心过度而去。

  男子悲痛不已,取下自己的一根手指,同女子的尸体一同埋葬于一片幽静的树林之中。

  他每日每夜守在那里,有时说话,有时什么也不说。

  也不知道就这样过了多少日子,一天,突然看见墓冢处金光闪闪。他傻傻地想着,是不是女子回来了。

  待走向前,伸手去触摸这光时,这光却又不见了。

  他笑自己太痴,那景象恐也只是自己思念过度的幻象吧。

  男子正要转身离开,却发现被什么拉住了衣角。猛然回头,却什么也没有。

  他苦笑着摇头,欲再次转身离去,却还是像被什么拉住似的。

  他低下头,顺着自己的衣服扫视一圈,一个小东西正伏在他的脚边。

  哈,

  是树懒。

  和女子那林院里一样的树懒。

  他温柔地看着它,如同过往看着女子一般。

  

  经常会做一些奇奇怪怪无厘头的梦,但有时候想一想,仿佛是自己在睡着期间进入了一个世界,倒也是有趣。

  所以决定把自己的梦记录一番。(因梦中部分情节会模糊或混乱,所以有时候也会在不改变梦境走向的情况下适当补充一些细节)

  

  辣手崔花花

  字数 820

  一直被保护在四方宫墙之中的男子,偶然一天看到在这宫墙之外的天空中,竟燃起了一簇接一簇美丽的烟花。

  他从没见过这样漂亮又自由的存在,虽然只是一瞬间,却抵过这些年来所见的一切。

  于是他决定到那烟花绽放之地看上一看。

  热闹的集市、袅袅升起的炊烟、小孩们的嬉笑打闹声、大人们的家长里短话。

  再向前走,在一处不大的林院里看到了一个正在给树懒挠痒痒的女子,一二三四五六七、、好多只树懒爬在树上排队。

  他和女子交谈,并约定好一段时间后再来此地,也告诉女子自己家的方向,并期待她的到来。

  就这样,男子和女子在一次次地接触间互生了情愫。

  这天,女子第一次来到男子的家,但却不是为了游玩。他告诉男子,村庄遭了劫匪,正在大肆屠杀村民。她急需银子,解救家人。

  男子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并与女子一同前往。可等他们到达时,村庄的人全已被屠杀 就连她的树懒们也未能幸免。

  女子悲痛欲绝,欲也跟随家人而去,却被男子拦了下来,并将她带回了家中。

  可梦境中并没有电视剧或小说中那版完美。

  不多日,女子因伤心过度而去。

  男子悲痛不已,取下自己的一根手指,同女子的尸体一同埋葬于一片幽静的树林之中。

  他每日每夜守在那里,有时说话,有时什么也不说。

  也不知道就这样过了多少日子,一天,突然看见墓冢处金光闪闪。他傻傻地想着,是不是女子回来了。

  待走向前,伸手去触摸这光时,这光却又不见了。

  他笑自己太痴,那景象恐也只是自己思念过度的幻象吧。

  男子正要转身离开,却发现被什么拉住了衣角。猛然回头,却什么也没有。

  他苦笑着摇头,欲再次转身离去,却还是像被什么拉住似的。

  他低下头,顺着自己的衣服扫视一圈,一个小东西正伏在他的脚边。

  哈,

  是树懒。

  和女子那林院里一样的树懒。

  他温柔地看着它,如同过往看着女子一般。

  

  经常会做一些奇奇怪怪无厘头的梦,但有时候想一想,仿佛是自己在睡着期间进入了一个世界,倒也是有趣。

  所以决定把自己的梦记录一番。(因梦中部分情节会模糊或混乱,所以有时候也会在不改变梦境走向的情况下适当补充一些细节)

  一直被保护在四方宫墙之中的男子,偶然一天看到在这宫墙之外的天空中,竟燃起了一簇接一簇美丽的烟花。

  他从没见过这样漂亮又自由的存在,虽然只是一瞬间,却抵过这些年来所见的一切。

  于是他决定到那烟花绽放之地看上一看。

  热闹的集市、袅袅升起的炊烟、小孩们的嬉笑打闹声、大人们的家长里短话。

  再向前走,在一处不大的林院里看到了一个正在给树懒挠痒痒的女子,一二三四五六七、、好多只树懒爬在树上排队。

  他和女子交谈,并约定好一段时间后再来此地,也告诉女子自己家的方向,并期待她的到来。

  就这样,男子和女子在一次次地接触间互生了情愫。

  这天,女子第一次来到男子的家,但却不是为了游玩。他告诉男子,村庄遭了劫匪,正在大肆屠杀村民。她急需银子,解救家人。

  男子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并与女子一同前往。可等他们到达时,村庄的人全已被屠杀 就连她的树懒们也未能幸免。

  女子悲痛欲绝,欲也跟随家人而去,却被男子拦了下来,并将她带回了家中。

  可梦境中并没有电视剧或小说中那版完美。

  不多日,女子因伤心过度而去。

  男子悲痛不已,取下自己的一根手指,同女子的尸体一同埋葬于一片幽静的树林之中。

  他每日每夜守在那里,有时说话,有时什么也不说。

  也不知道就这样过了多少日子,一天,突然看见墓冢处金光闪闪。他傻傻地想着,是不是女子回来了。

  待走向前,伸手去触摸这光时,这光却又不见了。

  他笑自己太痴,那景象恐也只是自己思念过度的幻象吧。

  男子正要转身离开,却发现被什么拉住了衣角。猛然回头,却什么也没有。

  他苦笑着摇头,欲再次转身离去,却还是像被什么拉住似的。

  他低下头,顺着自己的衣服扫视一圈,一个小东西正伏在他的脚边。

  哈,

  是树懒。

  和女子那林院里一样的树懒。

  他温柔地看着它,如同过往看着女子一般。

  

  经常会做一些奇奇怪怪无厘头的梦,但有时候想一想,仿佛是自己在睡着期间进入了一个世界,倒也是有趣。

  所以决定把自己的梦记录一番。(因梦中部分情节会模糊或混乱,所以有时候也会在不改变梦境走向的情况下适当补充一些细节)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xinyou2009318.com.cn